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旅游 > 夜雨丨​陈嗣红:秘境里河

夜雨丨​陈嗣红:秘境里河

旅游作者:admin日期:2月前点击:11

秘境里河

陈嗣红

对于森林的热爱,是浸润在骨子里的。走进大山,仿佛回到老家,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那些花花草草,树木溪流都会让我灵魂感动,心灵被自然净化,纯洁安静,充满能量。

从小在山林里长大的我,知道花开的季节,也知道果熟的时间,更知道好吃的蘑菇长在什么地方。受委屈的时候,会跑进林子里哭泣,这时,山林会送一朵漂亮的花,或者一丛野果,伤心的眼泪立刻变身为喜悦,山知道用什么方法哄孩子们开心,那是一种灵魂相通的默契。

巫山五里坡,是除了敬畏,还是敬畏的名字!而五里坡的里河,更是我心中的秘境,令人神往。一直以来都想去徒步的里河,今天终于成行。

一大早,我们一行八人跟随向导老伍走进里河。老伍是五里坡的守林人,他知道五里坡的很多秘密,那些珍贵药材的所在地,熊会出现在哪个山头挖地蜜,蝴蝶什么时候最美丽,他都知道。但他更知道山林的规矩,那些规矩是祖辈与大山之间的约定,从不敢越矩,那根红线是渗透在基因里的,他们是大山的守护者。

“被石兰兮带杜衡,

折芳馨兮遗所思。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

路险难兮独后来。

采三秀兮於山间,

石磊磊兮葛蔓蔓……”

在里河,我看到了屈原《离骚》中的巫山。

那些长满山谷的奇花异草,流淌的山泉,美丽的蝴蝶,轻抚着我们千疮百孔的灵魂,心自然宁静。走进里河,仿佛走进了神农的宫殿,王母的花园,天帝的药库。神女在这里采香草,练成魅于人的奇香,成为世间独一无二的“神女之姣丽兮芬芳若兰”。巫咸用他的绝世医术和那些神奇草药,不仅守护黄帝,也守护大巫山先民……

里河的入口是一条又陡又窄的古道。仰头望去,蓝天就在石梯之上,那弯弯曲曲的,陡立而上的台阶,仿佛通往仙界的路径。石梯铮亮,泛着油光,在太阳下像一面面青色的古镜,千年来古镜里收录着从这里经过的人们的故事。那些故事像一个个古梦,静静地等待读古梦的有缘人。

进入里河深处,植被茂密,外面阳光强烈酷热,峡谷里凉爽幽暗。偶尔有一束阳光从树枝的空隙中照射过来,让林中的植物闪着嫩绿的金光,十分神秘。窄窄的古道沿崖壁向上延伸,经过千年的踩踏,还是那么完整坚固。古道通往神农的故乡,那是一个更加神秘的所在,也是神女的出生地,让人遐思与向往。

古道边的峭壁上生长着无数珍稀植物,七月,已过了开花的季节,只有少数调皮的花儿还顽强绽放在林中。一朵不起眼的裂唇舌喙兰的花,像一只落单的紫色蜻蜓张开粉色薄翼,静静停在林中的兰枝上,不舍离去,似乎在等待生命中的某个约定。牛耳朵强壮肥嫩的叶片紧贴着长满青苔的崖壁,当地人称岩青菜。

呆白菜,别名崖白菜,是另一种神奇的植物,长在绝壁的石缝中,一丛丛翠绿的叶片在干涸的石壁上顽强又旺盛地生长着,霸气地显示出生命的力量。以前山民将崖白菜视为珍贵的药材,采下来晒干,其后只要用水一泡,又还回到原本青绿的样子,人们对这种现象充满敬畏,认为有神秘的起死还阳之力,故称为还阳草。草药被冠以还阳草之名的还有许多,最常见的是卷柏,还有诸如金丝、银丝、铜丝、青丝、头发、菊花等不同称谓的,不同的还阳草还有不同的药用功效。在五里坡都能找得到。

越往里走,道路越艰险。来到仙人岩,被崖壁上许多奇形怪状的钟乳石震撼到了,我分明看到了西王母的左右护法,还有各种仙人的图案。虽然仙人岩名字的由来并不是因为峭壁上的仙人所得,但我宁愿相信此地是因崖壁上有许多仙人形象而得名。

前面岩口边,几棵树上挂满了还未成熟的青绿色果子。安大声惊呼:“快来看,这儿有红豆杉。”我说:“不可能是红豆杉,红豆杉的果子小很多。”其实我也不知其名,因从未见过,看到牌子上的介绍后才知道这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篦子三尖杉。传说岩口边原本还有一棵杠香藤,经千百年的生长,粗大的杠香藤如一条活灵活现的木龙,强壮又霸气地向对面延伸,从而形成一架天生桥,此处也因此得名木龙过河,并留下许多传奇故事。《山海经》说:“帝药八斋,藏于巫山。”也许木龙身负天帝的使命,在此守护药库吧!可惜,这样的奇景随着上世纪水电站在此打洞建渠而消失。那棵古老的杠香藤也在山的无数天吼叫中慢慢死去,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一线天,是里河最为险峻幽深的峡谷。入口处凉风拂面,一路奔涌而下的溪水,来到这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似乎一线天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所有过往必须安静庄严。掬一捧溪水洗面,在这酷暑季节里竟有冰冷触感。溪水清澈如甘露,浸润心脾,领队老牟连干两大杯,边喝边赞“好甜!好凉快!”一线天的两面崖壁如刀削一般,壁上布满各种苔藓,苔藓上生长着红景天、红黑二宛、七叶一枝花等,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好看的植物,它们在山泉的滋养下,鲜绿水灵。红黑二宛正开着粉色的小花,鹅黄的花蕊点缀其间,像一只只透明的小粉蝶摇曳在水嫩的枝头,在这鲜少有花的季节里格外引人注目。小瀑布顺着苔藓滴答在古道上,像一面清凉的雨帘。古道又窄又湿滑,稍不留神就有掉落河里的危险。我们一行小心慢行,不时停下脚步欣赏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满眼纯静鲜绿的植物生机盎然,清澈见底的溪流静静流淌。凡尘中的我们,被这样的景色相拥,仿佛置身仙境,能感知某种强大的能量,灵魂在慢慢变得洁净。

一路前行,发现古道两边长满正在开黄花的龙芽草,民间认为这种植物有仙鹤延年之功,故尊称为仙鹤草。不管是植物名龙芽草,还是民间草药名仙鹤草,都带有一点仙气。古人将每一味药草的名字都赋予了无尽的传说与故事。仙鹤草既是野菜,又是药材,煮茶煲汤泡酒均可。《中药大辞典》记载,仙鹤草煮鸡蛋鸭蛋能治偏头痛,煮猪肝能治小儿疳积及眼目障翳。民间用仙鹤草代替黄芩黄连芍药,加生地黄煮成更有效的著名失眠方“朱雀汤”。

三道河,是因古道的路径须三次越过里河而得名,这里的河面相对宽敞,溪水潺潺流淌,自然宁静,只有在暴雨时里河的水才会满河汹涌狂奔。越过三道河就来到里河的出水口,河水在这里戛然而止,上游的河道虽没有水,十分光滑的巨石应该是山洪冲刷过千百年的杰作。老伍口中的里河源头,洞口水流汹涌,仅仅一个不大的出水洞竟有如此大的能量,能满足里河源源不断地流淌,大自然实在是有太多的秘密。

继续往林子纵深处前行,这一段古道因长年无人行走,几乎已经被植物占领,通行很困难,老伍带我们从河道上去。河道虽没有水,却也没有路径,我们沿着那些巨大的石头攀爬而上。在这里第一次被小小的不起眼的地蜂蜇到攀在石头上的手,巨疼,开始不知道疼痛的原因,老伍说:“是地蜂子,不要紧。”在巨石上休息是十分惬意的。两岸峭壁树木茂盛,海洲常山的花枝伸向河床的中央,满树星星点点的粉红粉绿十分浪漫又野趣。凉风习习,各种漂亮的蝴蝶在山谷里飞来飞去觅食,一只黄白黑相间的蝴蝶久久停在安的草帽上,也不知是飞累了,还是因为安的黄色草帽给予它以信任。

老伍不时吼叫几声,我们不明原因,笑话老伍像小孩子一样顽皮。老伍严肃地说:“你们听,对面山上有石头滚落下来的声音,那是黑熊在挖地蜜。这峡谷里野兽很多,黑熊、野猪、獐子、麂子、土猪子、蛇都是寻常可见的。前几年还有一头黑熊从岩上掉下来摔伤了,是重庆动物园运回去救治的。我们经常来巡山,要不时吼叫几声,表示我来了,那些野兽会自动回避,它们不会无缘无故伤害人类。”老伍的严肃让我们有些紧张,原来祥和宁静的山谷中还有另一个我们未知的森林世界,深知森林法则的老伍是其中的一份子,而我们只是一群打扰这个宁静世界的外人,心里不免有些抱歉,暗暗对它们说声对不起。

从早上八点多出发到下午两点多,终于抵达旗帜山的脚下。如刀削一样的的薄薄的山脊,像数面旗帜在头顶迎风飞舞,甚为壮观。老伍带我们去看清初“夔东十三家”之一的李自成旧部袁国公墓地。说是墓地,其实只能看到一块很平的草地,没有任何墓园的痕迹。老伍满怀激情地介绍,袁国公的部下全部战死,被清兵围困在旗帜山下的袁国公自刎,但他们心有不服,每每夜晚还在此摇旗呐喊,调兵遣将,峡谷里充满兵马冲杀嘶吼的声音。老伍让我们仰卧地上,感受四周强大的气场,放眼望去,蓝天高远,两边旗帜在白云下迎风舞动,似有千军万马听我号令,任我调遣。老伍继续侃侃而谈:“此为风水宝地,几百年来不管有多汹涌的山洪,周围都曾被洪水冲毁,唯有袁国公的墓地安然无恙。”

里河有太多的传奇故事,那些故事是渗透在五里坡人的骨子里的,他们生活在这片神秘的土地上,从小听着薜刚反唐、八大王洗四川、夔东十三家、白莲教的故事长大,山歌里唱的也全是这些故事。他们的山歌,高亢激昂振奋,如同五里坡汉子的性格。“穿号子”的曲调能穿越高山峡谷,也能穿越你的内心直达灵魂。

“太阳出来约……红啊……仁贵去征东……啊……手拿穿云箭啦……要斩苏保同啦……”

高亢的山歌在峡谷里回荡,越过高山,穿越时空,声音渐渐远去,远到只能用心倾听,那声音似从远古传来……

(作者简介:陈嗣红,巫山县作协会员,巫山县饮食文化研究会会长,醉心于巫山的山水和美食研究)

巫山植物红豆杉苔藓植物神农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