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阳性感染者的居家隔离记 | 口述实录|宝宝|抗原|阴性|核酸

体育作者:admin日期:1月前点击:9

记者/纪佳文 佟晓宇

编辑/石爱华


北京一小区内,防疫人员在给居家人员送抗原

12月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进一步优化疫情防控措施,其中包括具备居家隔离条件的无症状感染者和轻型病例一般采取居家隔离,也可以自愿选择集中隔离收治。

深一度采访了四位“阳性居家”的亲历者,他们当中有人出于对方舱的“恐惧”主动申请居家,有人因为方舱紧张被迫居家隔离。在居家治疗的过程中,他们都有过“传染家人”、“影响邻居”的担忧;也会遇到“用药紧张”、“孩子看病难”的问题。

在四个家庭的讲述中不难发现,阳性居家人员与同住人、邻居、社区工作者相互配合的过程是一个需要不断“磨合”的过程。一位哺乳期妈妈没想到,在全家五个人都感染后她的感受竟然是“松了一口气”;一位居家感染者事后被邻居追着问的问题是“感染者睡过的床单被罩要怎么洗”;还有邻居向社区建议:“阳性居家人员的外卖要专人配送才更安全”。


“邻居们好像不知道居家的我阳了”

讲述人:王欣,36岁,现住北京朝阳区,夫妻感染

11月27号,我和老公按照“十字花密接”被封控在家。社区的理由是,我们单元内出现了十混一阳性。

第二天,社区明确通知楼内邻居确诊阳性,我们作为密接需要实行5 3,也就是5天集中隔离,3天居家隔离。但是社区工作人员说,因为集中隔离点没有空位置,我们就按政策暂时居家隔离。

12月1号,社区上门入户核酸,晚上9点多,我接到了街道流调电话,之后社区就通知我核酸检测阳性,让我抗原自测复核一下。我测了一下,是阳性,但我老公还是阴性。

事后回想,我觉得自己之所以感染,是和确诊的邻居有过时空的交集。因为同层住,他被隔离之前我出门去了菜市场,还在楼下打了水。

被正式通知阳性后,我看网上流传着一些信息,说北京有社区同意阳性人员可以居家隔离治疗。我也想着要争取一下(居家)。不想去方舱,一是担心条件不好,二是人多,有可能交叉感染。

所以社区打电话的时候,我主动问了“是不是可以不去方舱”,社区工作人员非常痛快地说,如果你有条件就可以不去方舱。就这样我被允许居家隔离。确认阳了之后,社区不再安排入户核酸,让我自己在家做抗原,抗原连续两天阴性之后,再上门核酸,核酸连续两天阴性,就可以解除隔离了。

居家隔离治疗后,社区没有给我们家装门磁,也没有贴封条。我在业主群里也没看到关于我确诊的提示消息,我猜,邻居们应该都不知道我阳了。

我特意问过社区工作人员,我这样会不会影响我楼上的邻居,我在家做饭的时候,是否要注意抽油烟机等。他态度很好,让我注意自己的身体,尽量养好自己。因为觉得有风险,我没好意思开抽油烟机去做饭。

居家治疗期间,社区没有发放蔬菜等物资,好在我们家的菜和食物比较充足。我问工作人员“会有药吗?”社区回复说“不会有,因为社区不是一个可以发药的机构”。但社区给我提供了两次抗原,第一次给了我6支,第二次10多支。

自己买药很不容易。确认核酸阳性之后,我发现网上购药平台的连花清瘟就只剩胶囊,没有颗粒了。我好不容易买到4盒花了110多元。但是有的平台上,同样的药,价格已经翻了好几倍。涨价的同时,还要等几天快递。我在这个阶段非常担忧外卖的小哥们,因为我不知道我家门口是否已经被消杀过,但我必须得买药。对于大多数居家治疗的人,外卖平台买药是肯定会有的。

可能社区之间也有差异,我看朋友圈,我们旁边的社区,发了好多蔬菜包,我还满心欢喜的想,我们是不是也会有。

居家隔离治疗,同住人被感染可能是难以避免的。我家是一居室,在家里很难做到保持足够的距离,除非把阳了的人一直关在小黑屋里。我和老公的方法就是每天早晨第一件事先拿滴露的消毒水,把地擦一遍。然后每天中午在太阳稍微暖和一些的情况下开窗通风,隔一会通10分钟,大概通两三次风。

从我开始发烧,我们两个就戴着口罩,我自己碰过的东西,会拿酒精喷一喷。因为一直喝水,反复去卫生间,可能来不及那么快的消毒。我自己确定阳了之后,每一个下水道里,都灌过一次消毒水,马桶里也灌过一次。用完马桶都是先把盖关上,再冲水。


王欣透过门外监控可以看到有防疫人员收垃圾

吃饭就比较简单,因为确实也没什么胃口,吃的会比较清淡。洗碗的时候,我们会把所有用过的碗筷,用开水烫一遍。居家治疗期间,社区要求我每天下午两点,把垃圾放到门口,之后会有大白来收。

即便我们很小心,我老公还是在12月6号出现症状,开始发烧,抗原也阳性了。

我觉得这次感染和以往的感冒还是有区别的,如果是感冒的话,会先有感冒的症状,但是这次是突然就发烧了。除了发烧,会比较容易疲惫,嗓子不舒服。但每个人的感受应该都不同,我阳性的邻居,就有明显的肌肉酸痛,全身难受。

对于我来,居家治疗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等待。家庭成员中,有人阳的早,有人阳的晚。我老公就比我晚了好几天,也就是说我本来快好了,但是我不确定同住人阳了之后,是否会影响我转阴。如果不是独居,可能隔离时间就要看家人转阴的时间,不可避免会影响工作生活。

这次我自己的整体感受,觉得居家隔离治疗目前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完善。但如果社区配套的一些服务能够跟上,居家治疗对于老百姓来讲应该是一个好的选择。


婆婆感染后居家治疗,段女士后期的抗原自测结果也显示“两道杠”


“医生视频问诊了2个月的孩子”

讲述人:段女士,北京海淀区,一家五口阳性居家 ,宝宝两个月大

11月29号早上,婆婆接到社区的电话,说她是核酸十混一阳性,当时我想着可能是同一管的其他人阳了,没太在意。后来社区安排大白上门给婆婆做核酸和抗原,抗原的结果是阴性。第二天,婆婆还正常去买菜,晚上,婆婆又接到电话,通知她核酸检测结果阳性。

那几天北京很冷,婆婆不想去方舱,社区也没有强制要求。我家是个两居,有两个卫生间,婆婆确诊后,自己在房间里隔离,公公睡在客厅,我和老公、孩子在另一个房间,期间我和宝宝没有出过房间。社区工作人员说,如果确诊患者不去方舱,他们不会给我们上门做核酸,只能自测抗原。

我们单元楼每层3户,一共28层。婆婆确诊后,我以为会给我们家安上门磁,但是没有。12月1号,我们单元楼被封控,不过社区没有给出正式的通知,只是告知大家,单元楼内有阳性患者,需要进行临时封控,之后会给楼内住户上门核酸。

当天我发现宝宝有点咳嗽,还有点鼻塞,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感染了,就和社区说了这个情况,当时他们帮忙联系了附近社区医院的医生,医生又帮我联系到儿童医院。儿童医院的医护人员协助我进行了注册和信息认证,然后在线上挂号,医生通过视频问诊。

医生说如果家里有阳性患者,宝宝出现这些症状,大概率是被感染了,但3月龄以下的宝宝尽量不要用药,如果发烧,可以进行物理降温。宝宝出生后一直喝母乳,医生说这种情况可以正常哺乳,只是需要先将奶水吸出,用奶瓶喂。我还是担心,因为宝宝才两个月,一开始我提出过带着她一起去酒店隔离,但是社区说宝宝太小,酒店不接收。

隔离期间,最大的问题就是药品难买。我在北京海淀区,在网上买不到药,就托丰台区的朋友买了感冒药、抗原、酒精和消毒水,我们自己在家里做了简单的消杀。1号,我们其他几人抗原结果都阴性。家里有维C片,我一天吃三次,每次一片。

婆婆确诊后的两天,我们吃饭都是点外卖,负责我们这栋楼的大白帮我们送到门口。楼下邻居在群里@我,“如果大白给我们送快递再去其他楼层难道不危险吗?”我看到后和社区工作人员反馈了邻居的意见,问我们家的外卖和快递能不能单独安排人来送。社区让我们找物业,后来物业帮我们送了外卖。


邻居们在社区群里建议,阳性居家人员的外卖和快递需要专人负责

12月2号开始,我感觉头晕,嗓子有点痒,身上肌肉一碰就疼,我知道自己可能也阳了。我老公、公公也出现了类似症状,我们开始服用连花清瘟。

一开始我很崩溃,大人还好,就是担心孩子。这几天宝宝哭闹得比平时多,吃的也比平时少一些,以前她一天喝大约700毫升母乳,这几天,最少的时候一天只喝400毫升,有时候还会吐奶。

3号,我嗓子开始发炎,腰部以下的肌肉疼痛难耐,走路有点不稳,脑袋昏昏沉沉,体温是37.8度。当天上午老公发烧到39度,网上买不到退烧药,后来我在家里找出来一盒快过期的布洛芬,让老公吃了一点。我没有吃退烧药,因为担心在哺乳期,对宝宝会有影响。我在网上看到别的哺乳期的妈妈,大部分和医生说的方法一样,用工具把奶水吸出后,戴口罩用奶瓶喂。但是这几天,孩子也出现了发热症状。

说实话,居家隔离有些情况没办法避免,怕邻居担心,后面几天我们自己在家做饭,尽量不点外卖。

整体来说,这几天除了不能出门,其他状态都正常,生活垃圾我们放在门口。家里人尽量不呆在同一个房间。隔离前几天,家里存的菜不多,网上也很难买到,到了后几天,在网上也能买到菜了。

我自己在网上看了别人分享的一些阳性经历,说症状的发展像抛物线一样,到了最严重的时候,就会慢慢好转了。除了婆婆,我们一家人的发病周期相似,3号和4号最严重,发烧反反复复,5号开始症状有所缓和,也没有发烧,嗓子特别疼,开始咳嗽,有点鼻塞。现在,我们应该已经在抛物线的尾巴上了。

一家5口都阳了,反而心态有些放松。现在觉得,其实阳了也没有那么可怕。


陈怡然阳性居家后,因为买药困难,单位同事寄来了一些药物


“抗原只剩下两个,不舍得用”

讲述人:陈怡然, 北京朝阳区 ,三人合租, 情侣两人阳性

到现在,我们还是想不通到底是怎么被感染的。

12月3号吃过晚饭,男朋友突然感觉有点冷,想到下午坐在窗边办公,他以为只是冻感冒了。到了晚上,他开始打冷战,体温达到了39.5度,我让他吃了布洛芬和感冒灵。

他一直说很冷,盖上被子后流了很多汗,衣服全都湿透了,我拿湿毛巾敷在他头上。除了发热比较严重外,他的症状和之前受凉感冒挺像的,所以我们没想到是“阳性”。4号早上,他的体温降到38度,我们以为会慢慢退烧,结果下午他又开始发热冒汗,嗓子也有点痒,这时,我们对比网上的新冠症状,症状都符合,于是想到自测抗原。

因出门买抗原试剂不方便,我问了社区,社区说暂时没有抗原,我们在网上下了单,但是到现在也没有发货。到了12月5号,单位知道了我的情况,用顺丰快给我们送来了5个抗原和一些药品。男朋友抗原结果是阳性。

我们租的是两居室,我和男朋友住一间,他的同学住另一间。5号下午,我觉得关节疼、头晕、乏力。我和另一个合租室友抗原结果都是阴性,但我已经不抱什么侥幸心理了。另一个室友暂时没有出现什么症状,还主动安慰我们,说没事,反正就像个流感一样。社区工作人员让我们三个先别出门,点外卖的话选择无接触配送,也没有在单元楼的群里通知别的住户。这几天男朋友基本上不出房间门,在屋里也戴着口罩,我做好饭给他端去。

男朋友提过让我去住几天酒店,但我怕万一自己是阳性,出去可能会传染给别人。而且我走了,也没人照顾他,所以还是决定一起居家隔离。

6号下午,我也开始发烧,37.8度,我盖了三床被子,还是冷得发抖。前几天做饭,油烟机是正常使用的,我自己发烧后,就没再做饭了,身体也没有力气。单位的领导嘱咐我,用一个袋子接着水,放在管道口堵住下水道。这几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我们就暂时放在客厅门口。

我对阳性的恐惧主要是疼痛,虽然我知道7天后我一定会战胜它,但我是个特别怕疼的人,这个过程还是让我感觉很痛苦。我男朋友平时力气特别大,但是出现症状的这几天,他连矿泉水的瓶盖都拧不开了。

我在网上买不到药,烟台的朋友在线下给我买了10盒药寄了过来。目前我们最缺的就是抗原,自己买的没有发货,社区也暂时没办法提供。5号以后我没再做过抗原,因为就剩两个了,我不舍得用,只能等我们症状快消除的时候,用来测一下。我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阳了,但我还是想要一个确定的结果。


岳柠栀核酸阳性之后,一家五口人开始一人一间屋子居住,吃饭也分开来吃,图为其父亲一个人在吃饭


“一家五口父亲最后没感染”

讲述人:岳柠栀 ,26岁,石家庄栾城近郊农村居家 ,一家五口四个阳性

11月21号,按照石家庄的最新通知,我们都在居家隔离。当时我还开玩笑,说自己进入了“决赛圈”,没想到一语成谶,当天晚上我就接到栾城疾控中心的流调电话,说我妈和我的核酸异常。

其实,还没收到通知的时候,我妈就有点低烧。她很警惕,让家人都喝了感冒冲剂,还吃了四季抗病毒合剂。

疾控工作人员说方舱满了,让我们先在家里等着,具体安排让村委会给我们通知。晚上快9点的时候,村妇女主任联系了我们,确认我们感染了。

当时,我和两个读大学的妹妹都在家,加上父母,一共五口人。我们跟村委会表达了居家治疗的想法。想居家主要考虑是冬天太冷了,害怕去了方舱一折腾反而症状会变严重。

沟通的过程很顺利,村委会应该也考虑到了我们的心态,因为村里边很多人提到方舱都挺抵触的,而且疾控中心和村委会也都确认了,方舱暂时没有地方。

确认居家隔离后,村委会给我们发了居家隔离要满足的条件,包括每个人一个房间,能做到及时消毒。我们家住在近郊农村,房子盖了两层,房间比较多,平时也是每人一个房间,村委会提的居家要求,我们基本都满足。此外,村委会给我们发了两人份的中药剂,以及足量的抗原试剂。

我妈和我确诊后,其实邻居们都知道。村里阳性人员的名单,不知道被谁发到了村民的群里。之后,我接到了很多邻居还有朋友的电话,都很关心我们,说缺什么东西告诉他们,会直接送到我家门口。后来还真麻烦朋友给我送来了一包猫粮。

居家隔离时,吃的一直都不缺,村里谁家卖馒头、卖蔬菜,都有自己的群,我们在群里下单后,会有志愿者统一配送。放到门口后,我们可以开门自己拿。

11月22号,村里工作人员上门给我们做了核酸,两个妹妹也在那次核酸检测出了阳性。我们一家五口人都打了三针疫苗,但除了我爸,我们四个人都感染了。

居家隔离的几天,村里会不定期上门核酸,其他时候可以按照自己需求做抗原,但是没有强制要求每天做或者几天做一次,全看自己。我们在家里边连做了三天抗原,结果也都上报给了村委会。

虽然家人都在同一个房子里,但是该做的消毒、防护我们也都尽量在做。每天做饭都是我爸或者我妈,一个人在厨房。做饭也会戴着医用手套。吃饭时,我们会分开吃,每个人坐在不同的地方。

饭后,所有的碗筷都用开水高温消毒。我爸每天会用医用酒精兑水,拖几遍地。桌面也会用酒精擦一遍。床单被罩其实都是我们好了以后才开始清洗的,也有人问我,阳了之后家里的床单被罩怎么弄,其实我觉得就正常清洗就可以,没必要把这个事情想的太“妖魔化”。

这个过程,我家人的表现都挺冷静的,心态也挺好,没把这个太当回事。妈妈会有点焦虑,主要是她觉得自己第一个感染,一直担心传染家里人,怕会影响我和妹妹的身体。

我们的症状也差不多,咳嗽、嗓子疼,轻微的流鼻涕。我妈开始有点低烧,过了一天开始咳嗽、嗓子疼。我没有发烧,主要是嗓子疼得厉害,不敢吞咽,症状持续了三四天。

除了村委会发放的药,家里之前也备了一些药,我主要吃了连花清瘟和四季抗病毒合剂这两种药。

第五天的上午,我妈抗原检测就转阴了。我下午测的时候,也转阴了。两个妹妹比我们晚一天。后面连续几天,我们都是抗原阴性。

12月3号的时候,村委会上门对我们进行了核酸检测,确认核酸结果都是阴性之后,我们就可以正常出门了。但我们都是尽量少出去,出去也是全副武装。

居家期间,我在短视频平台分享了自己阳性自愈的过程,以及我们一家人居家隔离的情况。我希望更多人能保持好的心态,感染也不要焦虑,也希望我的居家自愈的经验,给大家一些参考。

(为保护采访对象隐私,文中陈怡然、王欣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北京青年报【北青深一度】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下一篇       上一篇